您当前的位置:澳门威斯尼人网上登录-企业文化-职工文苑

职工文苑

红麻花开

来源:澳门威斯尼人网站下载 发布时间:2013-7-25 9:16:20

    是夏天,红色的蜻蜓漫天飞舞的时候,红麻花高高的开在枝头,浅黄色的,五个花瓣,带着花粉的芯向外伸张,微风拂过,花粉落在花瓣上,像华丽的舞衣缀着细细的装饰,惹来那些轻飞曼舞的小动物,嘤嘤、嗡嗡、刷刷从那朵花飞到这朵花。大部分的都花开得过我的头顶,也有开在枝干的低处,我却不敢去摘取,因为红麻的枝干全部是细细密密的毛刺,不小心碰到就身上就痒,那些毛毛的小刺却怎么找也找不出来,它美,美在高高的带刺的枝头。也有白色的花,花心是红色的,花型偏圆,白色的花反而没有黄色的婀娜多姿,但胜在颜色乳白,不算飘逸,倒也纯美雅丽,当她们热烈地盛开在炎热的夏日里,黄白相间里,我却又无法说得出喜欢哪一种或是那一朵。

    家乡的池塘边,小溪边的周围种满了红麻,也有黄麻,黄麻的花很小,像桂花一样细细碎碎的,不惹眼,不张扬。花开时节,枝头黄的清丽,白的素雅,随风摆动的身姿,加上黄麻花细细的小花,衬在蓝天白云下,整个童年的世界总是那么瑰丽。黄麻不像红麻浑身长毛,不敢亲近,它的表皮光滑,形象挺拔俊朗,脱下了绿色的外衣,白色的枝干光滑、笔直,我们叫它麻骨,麻骨很轻,很滑,晒干后可以用来当燃料,烧饭,还可以当玩具,黄麻叶可以清炒着吃,也可以滚汤,清热降火,黄麻皮可以用来做麻袋,做麻绳。

    秋天的时候,果实可以收成了,红麻花结成了一个个带刺的饱满的果实花籽,砍了红麻在晒谷场上在太阳底下暴晒几天后,花籽有些都炸开了,红麻籽收购去榨油。大人们用木棍或竹竿敲打那些果实,孩子们不大肯过去帮忙,敲打的时候要蹲在风的上方,晒干了的槿麻每敲打一次,那些毛毛的刺随风扬起,会飞到你的衣领粘在脖子上、脸上、或者手上,跟汗水一起粘糊糊的痒痒的很不舒服。

    也许世间的万物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,植物也不例外,要结果的,用特有的方式把自己武装保护起来,就连花骨朵都布满了不可侵犯的刺,在长长的夏天里它可以招来蜂蝶尽情的挥洒属于它的美丽,而又不受伤害,只待枝头都结了果实。倘若红麻也像黄麻一样,表皮光滑鲜嫩,那些花骨朵早就被人们采摘光了,也必定结不成果实,至于黄麻,它一副与世无争的样,从容生长,不轻狂,不招摇,连花也开得低调恬静。

    这些都是儿时的记忆,那些带着刺的花开,已经遥远的像一个梦,少量的麻籽和麻皮已经产不出什么经济效益。那些土地,要么建了房子,要么就荒废在哪里,长着杂草。对于家乡的感情,我是有点复杂,一方面希望它能向前发展,一方面又希望它在发展的进程中还能保存一些原来的东西。就像那些植物,在大自然的进化过程中,它们有自己的生长规律,开花的,结果的,在四季的更替中,它们也有温度,有香味,有着可以让人美好的回忆。也许只有这样子,当我们回去的时候才能又体会到那就是梦魂索绕的故乡。 

企业风采